logo
  • 加载中...
名人风采
王定烈 少将
时间:2020年04月21日信息来源:名人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王定烈 少将

  王定烈开国少将,国际名人研究院顾问,(原名王大培),(1918年11月15日-)生于四川省宣汉县得胜场的一个农夫家庭。1928年春入私塾,次年后入得胜场、岩门场、蒲家场小学。1933年11月,参加工农红军,35年加入中国共青团,次年转为共产党员。
  地皮革命战争时期,任红33军99师295团7连兵士、营部传令兵、文书。一、四方面军会合后,任5军43团团部书记,参加了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攻克城口县城等战斗。长征途中,1937年4月在甘肃省祁连山战斗中,腰、头部等五处负重伤。
  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7月,任115师343旅旅部兵士、班长、保卫员。1939年1月后任东进抗日挺进纵队五支队引导员、骑兵连政委、五团营教导员(后改为教导3旅7团)、营长、干部轮训队长。冀鲁豫军区第八分区郓北支队队长、昆张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八团副团长、团长。参加了反日、伪、顽军多次战斗,以及郓(城)北、巨(野)、菏(泽)战役。1945年1月,衔命南下河南省创建豫中根据地,经历了数月激烈的战斗。
   
  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原军区第1纵队2旅四团团长。参加"豫中突围"、"中原突围"、"桐柏战役"、湘鄂西游击运动。1947年8月,随刘邓大军南下大别山。参加攻克新县(经扶)红安、高山铺战役等。1947年12月后,任江汉军区自力旅副旅长、湖北军区自力二师师长,恩施军分区司令员。参加解放钟祥、随县、应山、云梦、应城花园、武汉、宜昌以及鄂西南战役、剿匪等战斗。
   
  1951年9月后,任空军航空兵23、18师师长,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中南军区空军广州指挥所副司令员、广州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参谋长。1956年9月,入南京军事学院空军系高速班学习。1958年9月,任空军15航校(即导弹学院)校长、空军汕头指挥所主任、广州、济南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空军参谋长、副司令员。是第五、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代表,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1年晋升为少将。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自力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荣获一级红星功勋章。

王定烈 少将

左起:杨英昌将军 辛殿枫将军 王定烈将军 于萍

戎马倥偬王定烈将军

刊登于《大地》 (2004年 第十二期)      文/耿建勇    《大地》记者 肖劲风

人民网链接地址: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81/12506/1124564.html

  中间军委空军机关西区营院里,树木繁茂,绿草茵茵。一位86岁银须白发的老人信步在林荫花丛间。他就是空军原副司令员老将军王定烈。
  革命的“红小鬼”
  王定烈的家乡宣汉县位于四川东部,背依绵亘千里的大巴山,浩浩长江从这里滔滔东去。在距宣汉县城西北90余里的山垭口,有个得胜场,方圆十几里,几百户人家都姓王,是明朝末年“湖广填四川”时由湖北孝感移居此地王姓人家的后裔,世代在这里繁衍生息。
  民国七年农历十月二十日,王定烈出生在得胜场下王家屋。王定烈的父亲王乐道,属于“永万道大”的“道”字辈。中等身材,粗壮坚固,是个典型的农夫,靠力气辛费力苦地养在世十个儿女。王定烈的母亲曾正秀长得很漂亮,一双秀眼仿佛能融解统统灾祸。母亲是他们的顶梁柱,开荒、种地、担水、养鸡、纺纱、织布、编篓、编筐,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他几乎不记得母亲偶然间抱过他,甚至没曾见过母亲在床上躺着休息过,而是整日整夜不知倦怠地劳作。王定烈是拽着母亲的衣襟在田间长大的,五六岁的时候,他就帮母亲摘豌豆,剥胡豆、采黄花。王定烈再大些的时候,和很多穷苦孩子一样,当上了放牛娃,赶着健壮的牯牛徘徊在青山绿水间。
  母亲是王定烈熟悉生活、熟悉社会的启蒙先生。在山区的妇女中,她是“博学”的。这是由于她的两个弟弟见多识广,大弟弟跑过买卖,二弟弟识字断文,久而久之,耳濡目染,母亲的脑子里也装满了“杂学”。无论忙闲,王定烈总要缠着母亲讲上一段“三国”、“水浒”或是“岳王爷抗金”的故事。王定烈听得入神,就躺在母亲怀抱里甜甜地睡去,王定烈从睡梦中醒来,发现母亲的眼窝里闪动着泪花,已经六岁的王定烈从母亲的眼晴里好像感到了她心里的愁苦。
  1932年,王定烈考上了离家15里的岩门场初级小学,因无经费办高小班,第二年转到70里外的蒲家场第五高级小学上学。荣幸的是,王定烈考试都在前三名内,免交了每学期两块现洋的学费。
  1927年之后,中国共产党川东党组织就向导着一支革命武装——“川东游击军”,农夫协会也在隐秘地组织中,“打倒列强,除军阀……”的歌声慢慢地传唱开来。
  1932年冬天,红四方面军在粉碎蒋介石对鄂豫皖苏区的“第四次围剿”后,越过大巴山进入通(江)、南(江)、巴(中)一带。军阀田颂尧节节败退,盛传红军胜利的新闻越来越多。11月初,红军“扩红”的新闻像插了同党似的,一会儿传遍了方圆数10里的地方。15岁的王定烈在母亲的欢喜与担心中参加了红军,成为一名“红小鬼”,开始了南征北战的漫漫之旅。
  生死长征途中
  王定烈原是红33军265团团部文书,五军在高台溃败后,番号从此撤消,四十三团与红三十军的二六八团合并,他下到五连二排当兵士。西路军从倪家营子突围出来,进入祁连山。马家军一起追杀,掩护三十军入山的红九军几乎全军覆灭,三十军八十七师也大部拼光。
  1937年3月14日的上午10时许,敌人霸占了二六八团右翼高地,向五连凶猛侧射。王定烈所在的第二排原本只剩12个兵士了,在敌人的凶猛侧射下又捐躯了3名兵士。王定烈和其他8名兵士还在坚强抵抗,几乎不是用武器而是用生命在抗击敌人。恰在这时,一颗子弹飞来,王定烈蓦地觉得右胸像挨了一拳,血从胸膛里淌出,打湿了胸前衣裳。他顿时感到天旋地转,眼迸金星,昏倒在地。七八个马家骑兵操着马刀冲上来,距他只有10多米了,刀尖仿佛能戳到鼻梁。他已经没有反击能力,面对凌厉的攻势,兵士们调过枪口,用仅剩的弹药向冲过来的敌骑射击,解救了危在夙夜迟早的王定烈,卫生员小李把最后一条绷带给王定烈包扎上,又回阵地投入战斗了。
  田野里几声狼嚎。王定烈苏醒过来,剧烈的痛苦悲伤使他全身像通电一样颤抖。他挣扎着站了起来,想走下山去,双腿却像两根铁棍,沉重麻木得迈不开步。他后来才知道,那颗子弹没有出来,从胸膛钻进了腰里,横搁在脊梁上,克制着脊椎神经,使他的下肢麻木。他只好爬,用上肢带动下肢,一步一步地朝山下爬去。
  过了一个多月,气候逐步温顺。王定烈身上5处枪伤、刀伤,有4处化脓,还生了蛆。伤口腐烂,发臭到不能近人的程度。浑身虱子成堆抱团,刺痒难耐,捉不胜捉,手也没有力气去捉,身子稍稍动一下,就耳鸣眼花,头疼欲裂,身体到了周全崩溃的边缘,他几次晕厥,几次好像脱离人世,生命的游丝却不绝如缕。这天,他又晕厥了,醒来时,觉得身体被什么夹住不能动弹。他好不容易才弄清本身是被人撂进了喂骆驼用的槽子里了。槽子很长,活像口棺材。他晓畅这是安置临死者的地方,是通往阴曹地府的门槛。他的意识朦昏黄胧,如睡又醒,似死又生。一滴又一滴,那的确是眼泪,王定烈的意识终于晓畅了,是饮泣,是有人在饮泣,抽泣声由远而近,由小到大。王定烈使劲展开眼晴,要看个究竟。一片雪白映入眼帘,把他的生命照亮。他看见了,一个身材修长的女护士正俯身为他擦洗伤口,这位白衣天使彷佛在尽着本分,动作那么轻柔,那么过细。纤细的指头,带着温情触到他的皮肤上,一种神奇的生命力即刻浸润他的全身,痛苦悲伤顿时减轻。他的伤口散发恶臭,人们走近都捂住鼻子,她却像毫无感觉,连口罩都不戴。她用纤细的手指向他的躯体注入生命!备受摧残的他,心头浮起一股温热,泪水奔涌而出。她给他擦完头上、臂上的伤口,又要为他擦洗腰上的伤口。他骨瘦如柴,她竟毫不辛苦的帮助他翻了个身。“啊呀!”天使不知看见了什么,吓得惊叫一声,捂着嘴转身飞也似的跑了。过了一下子,白衣天使领着几个男人走来了;她让他们把王定烈侧翻过来。几个男人也被他腰上的景象吓住了。王定烈从他们的对话中晓畅了,原来他伤口处的蛆结成了窝,集成了核桃大的蛆团团,一翻身就扑簌簌往下掉蛆,白衣天使哭得更伤心了,她泪眼婆娑地用纱布把一团团的蛆轻轻地从伤口处拨拉下来,把腐臭的烂脓块一点一点地用盐水洗干净,用去了一大堆纱布,洗下了一大堆蛆团和脓块。护士每天来换药,圣洁的白色在王定烈面前目今闪动,给他温暖、信念和生命力。“小弟弟,你是哪里人?”有一次她终于说话了,轻轻地问。“四川人。”“你们一月挣多少钱?”“我们红军不挣钱,天天5分钱菜金,还常常吃不到嘴里。”她慈爱的眼神谛视着伤痕累累的王定烈,鲜艳的睫毛又被泪水打湿了。“小弟弟,你可肯到我家去养伤?伤好了,可以在我家医院当学徒,也可以回你老家去。”“好姐姐你的恩德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谢谢你了!”“你乐意留下?”她睁大鲜艳的眼晴,期待着一定的答复。王定烈不置可否,他说不出那个“不”字,他不忍心用语言危险她的好心肠,只是徐徐地摇了摇头。
  1937年5月上旬,马家军将张掖王定烈在内的300多名红军俘虏押解到武威。羁系了7天,又被押往永登县城编入“增补团”。王定烈被编入五连四班。每个连有3个敌军官(连长、排长、司务长),其他都是红军俘虏。王定烈坚持不当敌人的兵。二排长余嘉斌(负伤后被俘的红九军连长)劝他说:“如今我们不能走。敌人说是不投军的往兰州送。现实上是活埋。何必去白送死呢?革命时间还长着哩!听说毛泽东、党中间正在设法营救咱们,在这暂栖身吧,找机会逃!”王定烈觉得有道理,便在“增补团”呆了下来。6月下旬,他们被押去修筑新(疆)兰(州)公路,变成了“劳役团”。
  “八•一三”日寇进攻上海,前方兵力吃紧,要求增补,蒋介石下令马步芳抽调兵力增补。马步芳顺水推舟,把1500人的红军“劳役团”当作新兵调去顶帐。一则保存了本身的实力,挖去了身边的祸根;二则可以讨好将介石,一箭双雕。
  1937年8月20日左右,“劳役团”向兰州开拔。到了兰州,他们听旅客说兰州有“十八集团军办事处”,即派人前去联络,可是还没联络上,部队又开拔了,错过了机会。两天后抵达西安,在“革命公园”驻扎,晚上就要乘火车去武汉。“劳役团”党组织立即派人越墙出去找“十八集团军西安办事处”报告情况。西安办事处主任吴玉章闻讯后,一壁电告党中间,一壁派人买了十几车蒸馍,前去慰问。
  经过一个星期的交涉、斗争,他们终于实现了回归红军队伍的愿望。8月尾,他们开始步行去延安。9月初,他们回到了梦寐以求的延安。
  难忘的会见
  1951年10月下旬,空军召开新组建的第五批航空兵师师长、政委会议。此时的王定烈已由恩施军分区司令员的职位调到新组建的航空兵第二十三师任师长,魏国运任政委。23日,王定烈和魏国运到达北京。王定烈和魏国运都是初次到北京。任何名胜古迹都可以不看,但必须争夺拜访敬仰久别的毛主席和朱德总司令,他们同中间办公厅叶子龙主任通了电话,约定星期六下战书到中南海。先到叶家,由叶带他们到朱总司令家。朱总在他那古朴简陋的寓所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王定烈说:“老总您好,我俩这次来京开会,特地来看看老人家。”朱总说:“谢谢你们,我很好,就是进城之后,拉拉杂杂的事多些,又加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的战争,打一年了。内忧未全平,外祸又起。这叫‘祸不单行’啊!”他们无拘无束的言笑着,真有回家之感。王定烈说到了一、四方面军会合,张国焘搞分裂的那个年月,朱总在大金川,曾去我红二九五团团部座谈的往事。朱总说:“昔时要是没有张国焘的错误,一、四方面军一块北上,没有西路军的失败,我们的力量就大得多,打日本鬼子时,也就发展得更快更大嘛!可惜,我们党内总是不镇静……唉!”“我们的经验教训是:政治、组织路线精确了,没有人有人,没有枪有枪。路线歪了,有人有枪也会丢掉啊!你们红三十三军、五军团的王维舟、杨克明、罗南辉、董振堂等同道,我很认识,都是干才,可惜,都为国牺牲了。我们这些幸存者,要走的路还很长哪!”正说话间,秘书来告:今晚中直机关组织舞会,请老总去宽松宽松,歇息脑子。开饭了,几小我吃了一顿辣味十足、简朴的晚餐之后,朱总说:“你们两位来一次不易,也去参加参加好吗?”王定烈和魏国运都说:“好!”稍停王定烈又说:“好倒是好,可是不会跳呀!咋办?”朱总笑笑说:“不要紧,一看就会,胆子大一点,只要不踩人家的脚就没事,走吧!”当晚,就和朱总一同走进只有百十平方米的小舞厅。舞厅里没有什么乐队,只有一台留声机放着音乐算是伴奏。舞会开始之后,他俩坐在那里听听音乐,嗑嗑瓜子,一边看着舞蹈的人们,一边焦急而又激动地等待主席的到来。第一轮舞刚罢,毛主席过来了,大家不约而同都站起来让座。他身着浅灰色衣裤,身材魁伟,比在长征路上和延安时期都显得嵬峨魁伟。他环视左右,向大家招手示意。最后把目光落在他们两个陌生人身上,操着粘稠的湖南口音问: “这两位同道是……?”
  子龙立即介绍说:“他们是初建的空军航空兵二十三师师长王定烈、政委魏国运。来京开会,特来看看主席和总司令的。”“啊,都请坐下。不错,今天还有糖果、瓜子招待,你们先吃后跳。”毛主席说着,随手抓一把递过来,“不要羁绊,回来一趟,吃块糖也不过分嘛!”然后就查起“家谱”来了。多大年龄啦,哪里人啦,何时参加革命,上了几年学啦……他们逐一作了回答。主席又扣问王定烈:“你学过遨游飞翔没有?”王定烈说:“没有,假如向导安排,我可以学的。”主席说:“那好,当师长能带头飞当然好,不过组织指挥那一套,你们总是有经验的嘛!慢慢就会认识的。我们新搞这么一个军种,给兵士们插上同党飞上蓝天,保卫祖国领空安全,实属于需要……你们看,美帝飞机执政鲜战场上十分猖狂,又是炸部队,又是炸交通运输线,他们称之为‘绞杀战’咧!还不时窜到我东北上空。台湾蒋介石在他的帮助下,有几架飞机,也赓续在东南沿海一带骚扰。”主席发言,好像不是在晚会舞厅,而像是刚从办公室出来,又办起公来了。不觉已谈了20多分钟。主席才了局转了几圈,他舞姿比较轻松活泼,飘逸天然。
  一场完毕,主席回来问:“你们为什么不了局?”“我们不会。”“啊啊,你们是怯场吧。其实,这同游泳一样,光有理论,不下水不行,这叫老兵碰上新题目。你们将去朝鲜战场打空战,也是一个新课题,它比舞蹈难度大得多咧,哈哈。”王定烈说:“这个我们有信念。”主席点颔首,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故意人,你们做个故意人吧!”由于怕延迟了毛主席的歇息时间,王定烈就拉拉魏国运的衣角,说:“主席、总司令,我们要走了,祝您们健康。”主席说:“你俩光看别人跳,怪难受的吧!那就自便喽。”朱总说:“你们以后再来耍啊。”离别了两位伟人,他们依依难舍地走出门外。
  蹉跎“文革”苦雨
  1967年6月6日,在广空党委五次扩大会议上(此时的王定烈将军已是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一位负责人忽然公布,王定烈是“三反(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分子”,勒令停职反省,关押劳改。
  6月6日下战书,广空召开有300多人参加的五次扩大会议。会议期间,延续斗争王定烈三天,动员与会人员每人必须讦发他五条“罪状”。所幸的是,没有挨打、没有下跪坐喷气式。然后,公布为“三反分子”,交给司令部专案组负责。规定他学习毛著,触及灵魂,交待罪行。天天半日劳动,改造思想,不准自由举措,不得与别人接触,写交待材料。这种颠倒是非的举动,完全违反了党实事求是的作风。王定烈在检讨书上用毛笔写下了:我信赖党,信赖毛主席,信赖广大群众……然后,挥笔连续写了100个“毛主席万岁”。
  专案组负责人对他说:“你为什么写97个毛主席万岁?这是别有效心!”王定烈说:“你当众数一遍好吗?那是100个,你恰好掉了一行。”“那是什么意思?”他不可一世。“就是千万岁嘛!”“你很不忠实!”王定烈生气至极,拍案叫道:“你指鹿为马,罗织罪名,陷害同道,就是革命吗?就是忠实吗?”
  从此专案组对王定烈看管得更严了,这期间王定烈先后向军区向导写过三次申诉信,均石沉大海。王定烈只好向党中间、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中间文革和空军党委上诉,要求澄清事实,请求恢复工作。直到1968年12月30日,调王定烈到济南军区任副司令员,那顶“三反分子”的帽子也不明不白地飞掉了。
  心系老区人民
  1975年8月王定烈由济空奉调军委空军任参谋长。1982年11月,王定烈任空军副司令员,分管空军科研装备兼航空军工产品定型委员会的工作。
  1985年7月5日,中间军委任命了新的空军向导班子,司令员张廷发、政治委员高厚良,副司令员何廷一、王定烈等悉数退居二线。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然而,对于已是烈士晚年的王定烈依然心有所想,希望为国为民奉献自已的余生。王定烈作为一个贫苦的孩子,难以忘却革命老区为中国革命胜利做出的伟大捐躯和贡献。王定烈将军多次故地重游,访问他曾经战斗和生活过的地方,耳闻目睹老区人民的衣食住行和生活状态。老区人民仍然是那样淳朴,那样热情。改革开放,使我国广大地区人民生活水平如日方升。但是,因为种种历史缘故原由,老区的经济发展依然缓慢,人民生活水平仍然徜徉低谷。有生之年能为老区人民办几件实事,正是王定烈和很多老同道共同的心愿。
  已是耄耋之年的王定烈将军生活特别很是简朴,他的心中始终装着老区人民,只要是有益于老区发展的各种运动,他都身体力行,积极支撑参予。中国革命的成功深含着老区人民无畏的奉献。“我是老区农夫的儿子,是喝着老区的水长大的,为老区人民做些工作是我最欣慰的”。王定烈将军的肺腑之言充满了对老区的深情。几年时间,他先后在湖北、江苏、河南、河北、山东、四川等省市农村调研考察,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发展献计献策。
  王定烈,1918年11月生,四川省宣汉县人,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5年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兵士、引导员、营教导员、营长、团长、旅长、师长、军分区司令员,空军师长、导弹黉舍校长,军委空军参谋长、副司令员。1961年晋升少将军衔。曾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自力自由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党的十大代表,第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曾主编《巴蜀将帅》,著有《地狱归来》等作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罗应怀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